澳门银河yh67887.com澳门百老汇电玩

推荐人: 来源: 美文阅读网 时间: 2015-03-05 15:52 阅读:
木瓜树下的我们:第一章
第一章:木瓜树下

  十一岁那年的夏末,蓝巷子约会了秋初,花果园万花齐放,我初遇了与我同年的白杞。

  那天,父亲的生日聚会上,父亲的书房迎来了很多客人。听母亲说,大多都是父亲大学时候的师生朋友。门庭若市,有诗人,有作家,有画家,有编辑,有退休的老教授,有佛教徒,有来自遥远地方的旅游者,男男女女,老老幼幼,高矮胖瘦,穿着各异,都是叫不出名字的服装,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莲花般圣洁的笑容,他们参观着父亲一年内的作品,有的出高价买走,有的边请父亲谈创作灵感边端着DV机拍照留念做笔记。

  邻居小丢妹妹前几天逃课被他妈打了一顿,关在家里学习。我和伙伴庞大海蹲坐在爷爷家屋檐下的黄瓜棚里喂母亲刚买的黄绒绒的小鸭子,庞大海挥舞着一个我用塑料袋吹的气球赶着小鸭子们下河,那河其实是母亲用来给小孩子洗衣服的大水盆,前几天刚下过一阵大暴雨,水盆里的水全是上天的恩赐。不仅我家,花果园爱雨如油的人们,每家每户都会大雨来临前腾空家里能装水的水桶锅盆,其热闹不亚于赶一趟早集。从我出生到现在,即使每家安装了水电设备,节约水电仍是老人们的口头禅,用水的均衡与节省曾一度令身处大城市开发廊偶尔回家过年的姨表哥咋舌,他总说,花果园是不缺水的啊,怎么看我脸色闹得跟干旱似的,像是刚出沙漠里走出来的窝瓜。

  那悲悯的眼神,就像白杞初见我们一家人愣愣的眼神。

  我七岁的弟弟洗心林那时候还小,留着锅短短的,坐在父亲编的竹摇篮里抱着奶奶家的猫咪咿咿呀呀的絮叨着,不知他说些什么。我八岁的妹妹洗卉莲穿着肥肥的花裤子,她手里捧着一簇簇刚和我上山挑水采来的金银花。白杞就在那时,悄悄的摆脱牵着他的大人的手,走到我们面前,眼巴巴地看着灰头土脸的我们玩的不亦乐乎。

  白杞的脚上套着一双油亮光滑的小皮鞋,穿着我上学才能穿的破了洞的牛子裤——是不是像我一样跳皮筋踢足球摔倒磕破的呢,这个我没深究。他萌萌的脸蛋里里透着一种倔强,圆圆大大的眼睛,黑得澄澈,嘴唇粉粉润润的好像水蜜桃,勾起了我七岁时捅马蜂窝掏蜂蜜挨父亲提着后衣领到午后大坟山上站了一夜背了一百首唐诗的不良回忆。我纳闷地瞅着大水盆里有着荷叶一样圆嘟嘟的脸蛋,留着锅盖短发,像极了宫崎骏动漫《萤火虫之墓》里的节子,发端扎了个小辫子,整体看来乱得像根活泼乱跳的狗尾巴草,果然是只适合雕刻的大师的手笔啊。

  发型是父亲闲暇时候劈柴劈柴,忽然斧头一扔,父亲饶有兴趣地把躲在床底下玩蝌蚪的我捞到竹林里剪的,从日出到日落,我睡了个午觉醒来后忽然觉得后脑勺感觉光溜溜冰凉凉的的,父亲在给我洗头呢。镜子里的我欲哭无泪,母亲奶奶爷爷还说剪得有新意呢,哼,大人们都在互相包庇着欺骗无知的小孩子啊!

  看什么看呢,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我叉着腰像个愤怒的圆规一般冲白杞低吼。

  白杞被我的大嗓门一震,捂在裤包里的小手枪抖了出来。

  我像只过街老鼠似的瞪大眼睛,趁白杞低头的那瞬间,一个俯冲从地上爬起来,顺手抓起地上的手枪,撒开脚丫子一头扎进竹林里拼命的逃跑。

  看到好东西就抢是人类的本性,尤其是有钱人家孩子玩的东西不抢白不抢,大人会跟他们买新的呢。傻瓜也知道追我,白杞就是那种有钱人家特别小气的傻瓜。虽然抢别人东西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只要不被父亲知道我就特别放纵。我是不会让他追上的,那把手枪那么灵巧霸气,我得把枪藏起来送给南苼。

  白杞追上我了,可他看不见不知道我就躲在离他一箭之地的一棵大树后面,树下有间泥巴筑的小猪圈,周围全是新堆的麦秸秆,散发着燕麦收割后蒸熟的面包味道。我就像小猫一样华丽丽的藏掖在麦秸秆“仓库”里,时不时探出脑袋东瞅瞅西瞅瞅。

  竹林里全是掺着黄泥巴的沙地,猫的狗的人的脚印。

  白杞驻足在木瓜树下,大眼睛水灵灵地转动,安静得像是动漫《夏目友人帐》里的夏目。

  好大的树。他仰望着我身后的大树一脸崇拜地说。黑溜溜的眼睛蜕变出阳光一的色彩。仿佛在说,它是什么时候在这里的呢。他似乎忘记了追我的目的,好像有重大发现的科学家绕着树转圈圈,全副心思都在那棵高大的长满茶叶一样新绿的叶子的大树上。

  它叫木瓜树,是我爷爷亲手种的呢,我们花果园这地方,每家都种着一棵。我钻出麦秆仓库,伸长脖子仰望开着小小白白花瓣的大树骄傲的地说,等秋天到了,果实就可以摘到城里去卖钱呢。我一边回忆去年爷爷进城给我带的牛皮糖和麻汤块的味道,一边望梅止渴。告诉他关于木瓜树的故事,说木瓜在我们这地方就像人参果一样灵,可以治肚子痛,可以焐未成熟的柿子,可以熏衣柜等等。

  我告诉他,爱吃糖的我在换牙齿的年龄阶段每次落下一颗牙齿,都像快死掉一样躲在麦秸秆里哭泣。在父亲母亲不理睬我伤心的情况下,总是南苼找到我,对我说,青稚啊,你听过花果园有个传说吗,花果园南边的金山湾有个蚂蚁山,蚂蚁山上有个洞叫做年夜洞,洞里住着害人的妖精叫做夕,他喜欢吃小孩,他的山洞堆满了小孩子的牙齿、指甲和骨头。我说我知道蚂蚁山在哪里,大人们都不许我们进去。南苼笑着摸摸我的脑袋接着说,有一天妖精抓了一群孩子,准备没没睡一觉之后把他们开膛破肚,谁知道有一个大胆的聪明的孩子叫木瓜,他不经意间知道夕很怕火和闪电,刚巧哪天打雷,木瓜偷偷的在妖精的眼皮子底下逃跑了。木瓜他想了个法子,叫上村里人们买了很多竹炮仗,在一个夜黑风高下大雨的晚上把夕的洞口炸了,在夕惊慌失措的时候小孩带着大家齐心协力赶跑了妖精,救出了洞里的许多孩子。夕除了以后,叫木瓜的小孩确变成了一棵树,人们为了纪念那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孩,就把那一天叫做除夕,把那棵树叫做木瓜树。木瓜曾经让人们把洞里的牙齿每家领一颗,扔到各家的屋子后面,说是以后可以辟邪,花果园下一代的孩子们将来换牙齿只要把牙齿扔到屋后就能健康成长,小孩子学会走路时候都要用一把刀在他的两腿中间划开,说是将来长大了能够跑的快,这已经成了花果园的习俗。只要夕出现了,看见那些牙齿就会逃跑。所以在南苼的劝说下,我把每次掉牙齿都找南苼帮忙,在他的见证下我才把它们安心地扔到了楼后面的木瓜树下,末了,我们一起踩着父亲为我做的滑板车去小河里钓鱼。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