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情感故事 > 忏悔

忏悔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2-10 16:36 阅读:
  冷风在窗外横冲直撞,裹着细打在窗子上,窗外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他瘫倒在床上,厚重的被子如同棺材?a href='http://www.meiwen1314.com/zhuanti/muqin.html' target='_blank'>母亲涌墼谒砩希沟盟荒芎粑?/span>   以往他回到,女人都会迎出来,可今天当他冒着风雨回到家中,屋里的灯如以往一样亮着,可没有人。他叫了几声也不见人回答,他便没再想什么,径直走到屋里睡下,途中似乎还撞翻了桌上的碗,碗里尚有余温的汤水撒得遍地都是,他也没有在意。   他睡不着,而且感到身上一片冰冷。忽然记起上午医生的神色,他想他快要死了,也许就是今天或明天。   也许明天医生就会告诉他他得了肺癌,也许是肝脏上的问题,他的心脏大概也不太好,不过有什么区别呢?他躺在床上,脑子里充斥着乱糟糟的念头。十几年前的老片段开始在他脑海中回放,他感到一种奇怪的情绪。
 
   他以前长得还不错,大概就是靠这个娶到了那女人。   他不应该抽那么多烟的,其实医生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警告过他了。几十年尼古丁的积累一定摧垮了他的shenti,难怪这几年做事总是力不从心。   酒大概也是一样,真不该酗酒的,这么想着,他开始感觉有点惊慌。他以前真的爱喝酒,每天都和朋友一起在外面胡闹,喝的醉醺醺地回家,开始骂人,直冲着女人挥拳头,然后等着女人轻声抱怨着给他端来醒酒汤,扶他shangchuang。可今天她没有出现,更别提一句抱怨了。   想到那女人,他忽然有点懊恼。(星辰美文网wwW.mEIwen1314.COM)   他本应跟她好好过日子的,她年轻的时候漂亮的很,想娶她的人也不少,当年她选择了他,也着实让他风光了一把。而且女人也不老,只是他待她太不好了,才让她年纪轻轻的就显得很老。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结了婚,他仿佛便控制不住自己的语言和思想,每次喝醉了便不由自主地冲她发脾气,跟她吵架。还好他没有打过她,这也许还算是好的。   他的肚子动了几下,发出了几声咕噜,这让他感觉不太舒服。   窗外的风似乎小了些,低低的风声仿佛女人的呜咽。   白天下了一场大雨,地上的积水反射着不知从哪儿来的的亮光,借着这亮光,他看向女人住的屋子,想着他有没有让女人在夜里像这样偷偷哭过。她一定哭过的,在他醉醺醺的吼过她之后,他懊恼地想着。   唉,他真该跟她好好过日子的,要是能在来一次的话,他幻想着,跟她好好过日子,听医生的劝告,不抽那么多烟,少喝点酒,好好待那女人,好好工作……   他以前总抱怨有权有势的岳父不肯给他弄来份更好点的工作,现在想想,他的工作其实也不错,努力干的话,提升的空间也大得很;他的上司也没那么差,要是他以前愿意好好工作,不犯那么多错误,上班时认真一点,多花点时间在工作而不是开小差上,没跟上司吵那几句,而是多说几句好听的,他大概也能升迁了。   要是能回到早些的时候也好呀,回到烟瘾还没有多重的时候,早些戒烟,趁着女人还没有伤透心,跟她好好道个歉,陪她干干家务活,刷碗洗菜的事交给自己。对,要给她买几套好点的护肤品……他有点心疼地想起了女人那双粗糙的手。   可他现在快死了。真可悲啊。   他觉得身上更不舒服了,内脏似乎在互相挤压,又一下子舒展开来。他费劲的翻了个身,被子终于不再压着他了,它直接随着他的动作掉在了地上,但他没有感觉到寒冷,似乎所有的感觉都已离他而去,他感觉自己昏昏沉沉又轻飘飘的。他努力想睁开眼睛,可原本的光已经不见了,月亮也躲在乌云背后,外面一片漆黑,他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睁开了眼,也许他真的死了。   烟、酒、他的上司、他那张永远乱糟糟的办公桌、他的妻……一道道影子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他渐渐失去了意识。   风又大了,豆大的雨滴砸在窗户上,又顺着玻璃弯弯曲曲地流下。   他是在刺目的阳光中醒来的,被子不知何时又盖在了他身上,他坐起来,想着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突然,他骂了一声,起身走出了屋子。   “喂!”   “你睡醒了?”女人从另一间屋子里走出来,担忧地看着他,声音里有歉意,“抱歉,昨天晚上没等到你回来,我就在沙发上睡着了。但醒酒汤我已经提前熬好了放在桌子上,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撒了,你还好么?”   “化验单拿回来了么?”没理会女人的话,他问道。   “在这儿。”   他一把夺过,粗略地扫了一遍,片刻后松了口气,问道“帮我请假了吗?”   “请了一个上午。”   “为什么不直接请一整天?”他再次感到女人的愚蠢。   女人沉默了一会儿,走进厨房,端出了饭菜。   “吃饭吧。”   他坐下来,顺手拿了几包烟放进包里。   女人看着他,欲言又止,最终低声劝道:“还是少抽点吧。”   “我又没死。”他冷笑。   女人的神色暗了下去,没再说话。   下午,他抽着烟离开了家门,身后传来若有若无的抽泣声。   正思考着怎么向上司解释下午迟到的原因,他不小心一脚踏进了水坑中。   “真他娘的晦气。”他啐了一口。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