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石油工人先进事迹材料报告:进疆四十年的回忆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8-12-29 15:59 阅读:

石油是我们现在正在开发的行业,也正是因为有石油资源的开放和利用,才有我们今天这么美好的生活,但是大家知道石油怎么来的吗?那是经过石油工人一处一处勘测、一点一点挖出来的,正是有他们,才有我们可利用的资源。下面给大家带来的是2018年石油工人先进事迹材料报告:进疆四十年的回忆。

2018年石油工人先进事迹材料报告:进疆四十年的回忆

我叫***,是***基地的一名退休职工。在1979年,为响应国家和石油工业部、物探局号召,我随219队进入新疆,参加塔里木石油会战。    

1978年,柯克亚油气田的发现打破了塔里木的沉静,国家做出石油勘探战略西移的决定,向全国石油大军发出了开发塔里木的进军令。

大家听说要去新疆,反应比较强烈,心里都害怕。有哭的,有闹的,有追上领导讲困难的。当时大部分人对来新疆心存恐惧,都说新疆特别荒凉,艰苦。老话说:东到山海关,西到嘉峪关,出了嘉峪关,进了鬼门关。总的来说,当时职工有三怕:一怕新疆苦,二怕离家远,三怕会战后留到新疆。为此,组织上召开了动员会,并专门讲到,新疆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荒凉、可怕,也有城市,有乡村,就是气候干燥点、人烟稀少些。路远休假来回有火车,单位给报销路费,并且还答应三年后轮换。

经过领导做工作,我们从内心接受了来新疆。临行时,单位还举办了欢送大会,敲锣打鼓,为我们进疆的队伍送行。当时大家都非常激动,我们披红戴花,满腔热忱赶赴新的工作地区。

三天三夜的火车,一开始大家还有说有笑,可是过了甘肃后,随着一望无际的戈壁映入眼帘,大家的心情也慢慢沉静下来,甚至变得心事重重。大家默默无语,看着外面荒凉的戈壁,没有人烟、没有绿色,内心五味杂陈,有人在无声中流下了泪水,久久不能平静。

终于临近乌鲁木齐了,路边有了花草树木,有了人迹,大家才高兴起来。下了车,我们住进了明园招待所,等待安排进入工区。

很快,指导员通知大家集合,于是,我们坐上大轿子车,又经过7天的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了英吉沙县的工区。工区环境恶劣,路上是浮土、泥坑,工地上是红柳、砂石,车辆在没有路的路上颠簸,走不多远就走不动了。好多东西设备全是靠人抬肩扛到达工地。放线时,每前进一步都很艰难,再加上酷暑高温、蚊虫叮咬、草瘪子猖獗等,施工进度缓慢。当时英吉沙工区是密密麻麻的戈壁石头,钻机打井时,发出“格楞楞”、“格楞楞”的响声,只听钻机响不见钻头下,钻头一次一次的更换,从早到晚才打不了几米,可提钻时,钻头钻杆却被砾石死死的卡住,转不动、上不来,最后大家只能采用镐头铁锹挖出来。井打不了,领导决定,采用人工挖炮坑的方式施工,一定要在年底前,完成工作任务。

一场人工挖炮坑的大战开始了。工区砾石地表坚硬,挖坑工作量大。要说苦,挖刨坑最苦。十字镐抡起来落下,“嘣”的一声,火星四溅,双臂震的发麻,虎口震得出血,干久了,汗流浃背,眼前一片漆黑。一天下来,人人都像出土的文物。当时有个顺口溜:“天上飞的有卫星,地上的我们在挖炮坑,挖炮坑、挖炮坑,挖得双眼冒金星”。到了吃饭的时候,手都伸不值,放眼望去,满是缠着白色绷带的双手,捧着碗儿在吃饭。拿筷子都很艰难。我们克服各种困难,起早贪黑,连续施工四个多月,终于按时完成了工作任务。

2018年石油工人先进事迹材料报告:进疆四十年的回忆

第二年,我们又接到了阿克苏七团的施工任务。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温暖的家,踏上赶往工区的路,坐上长途车就犯愁!当时交通不便,长途车是解放轿子,火车是绿皮车,不仅车况差,车次还少,时常赶不上当天的车,从家里到新疆,再到队上,一走就是半个月。七团的工区条件同样艰苦,当时一个队也就几台车,后勤保障都有困难。时常在工地吃不上饭。我们出工的人,出工前都要带上两个馒头,以备充饥。洗澡也困难,实在不行大家就只能用脸盆打点水擦一下。好不容易完成了七团的施工任务,队伍还没来得及休整,又接到了新的施工任务,219队和2142队要做一条沿着和田河,横穿沙漠的大剖面。

队长苗春峰不相信的问,这么大的工作量,明年干不行吗?“局里交下来的任务,不仅要马上干,而且要高标准、尽快速度地完成!”指挥部领导说。

这还有什么说的,队长和指导员立即召集全队人员,召开了动员会,明确了工作任务。这是塔里木盆地会战以来,完成了沿盆地周边马蹄形勘探后,为进一步查明盆地内构造,给盆地把脉的一条测线。只有尽快完成了这条测线,才能确定明年的工作任务。为了加快施工进度,队上采取了小搬家的形式,人员设备一出去就是好几天,有时干半个月大家才回主营地休整。有人在诗中写到:天当被,地当床,怀抱测线进梦乡。风吹炉火旺,雨水洗衣裳……这就是描写小搬家的情景。白天太阳暴晒、晚上蚊虫叮咬,遇到阴雨天气到处是泥泞沼泽。暑去寒来的和田河冰冷刺骨,条件更差了,红柳丛、浮土地,无风三尺土,有风满天飞,在这种施工环境下我们一干就是几个月,谁身上都剥掉了几层皮。

那时我是放线班查线工,当排列发生线路故障时,仪器操作员就会用通信箱直接叫我,查通排列后才能放炮。有一次,临晚上收工时,仪器操作员告诉我,有三道线路不通。为了不耽误第二天放炮任务,我要连夜查好线。我和另外一名查线工急忙吃过晚饭后,背上工具,拿起手电筒,一起去查找不通的线路。夜晚的和田河沿岸,天黑林密,350米宽的河面全部封冻,冰冷的寒风吹来,入木三分,瑟瑟发响,两束晃动的手电光线,又给现场增加了份神秘。我们俩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一个点一个点地查找,一道线一道线地检测,终于一个一个找到了不通的线路,查好后天都快亮了。身体虽然非常疲惫,心里却非常高兴,终于没有耽误第二天放炮。

我们石油工人,拧成一股绳,顶风沙冒严寒,风雨无阻,在艰苦的岁月里,发扬不怕吃苦迎难而上的石油人精神,一干就是几十年,拿下了一个又一个油气田。

虽然当年吃过很多苦,但是现在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了。回顾塔里木的发展,我为油田所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也为自己是一名光荣的石油工人感到自豪。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石油勘探有了很大变化,装备越来越好,技术越来越先进,能在沙漠、山地、沼泽等复杂条件下勘探,生产效率提高了,采集质量提高了。东方公司的勘探任务也走出了国门,勘探能力跻身世界前列。

我们生活的地方,也由当时的一片荒漠,变成了现在园林似的小区。高清摄像头时时监控,巡逻车不定时巡查,都给居民送去了一份安定幸福。

这些巨大的变化令人振奋,激励鼓舞着我们每一个人,我们每位老职工,都会发出由衷的感叹。我们当年是塔里木的开拓者,现在是公司的持续、健康、快速发展的受益者。虽然我们这些老石油人已经退休了,但我们的思想没有退休,内心时刻关注着公司的发展变化。我们也要与时俱进,教育好子女,保持好院区的祥和稳定,去力所能及的支持一线生产,发挥好自己的余热。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