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马快乐投23499h十年信誉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唐刀杂文随笔

破解ag电子游戏水果机老虎机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8-12-02 15:01 阅读:

  【一】

  青春,是很难被定义的。当然,世间有很多东西难以被定义,这也是为什么可左可右的东西会在此摇摆不定。

  正是因为有太多选择,人往往会迷茫。

  会因为失败而质疑自我,因为骄傲而失了本心。

  恃强凌弱、目中无人......

  我也时常会情绪失控:悲伤、愤怒、冲动,或是想到未来便开始的急躁。

  我以为那就是人之本性,有七情六欲。

  初夏的骄阳沿着叶隙照射在那张脸上的时候,我会感到怦然心动,这也肯定是出于自我的想法。

  但是,理性和克制也是人所拥有的本质之一。

  我,不能喜欢她。

  这并不是什么艰难的抉择,并不是如同少女漫画中那样的难以舍弃的情感。

  就像太阳的温暖,太过强烈也会晒伤别人一样。

  她偏了偏头,起身将窗帘拉下。

  这样的动作显然会引起他人的注意,不止一道目光聚焦在她身上,如同炽热的火焰一般,仿佛要把她燃尽。

  “la...lullaby...”

  在寂静的教室高歌往往会引起更多人的关注,尤其是对于她来说,太多的关注并不是一件好事。

  我还是起身把她拉出了教室。

  尽管才认识不到一周,但这是我的工作。

  尽管......我对她没有任何好感。

  不许,有任何好感。

  这是我对于自己下的最深的桎梏。

  【二】

  说起来,我是这个班的心理委员。

  是因为竞选班长的时候落选才竞选的心理委员——对于一次不成功的事情就不太想多花力气了。

  本来这个职位是很好当的,因为大学了,也没什么太多需要疏导的同学。高三是个分水岭,到了大学,学业不重了,总会有更多选择。

  于是我选择挂着这个班里的职去谋求更多,比如:班主任助理。

  而这可能是一切厄运的起源?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后悔的机会。

  两周前,班主任的一个亲戚要转入我们班。经过一番促膝长谈之后,大概了解了一些情况。

  具体的也没有记太清楚,只知道是个女孩子,而且脸上受过伤,心理脆弱。

  如果当时问的更多一些.......

  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大概是带了太多个人的情绪来说这件事,所以就听上去特别惨。虽然我觉得的确挺惨。

  玛莎拉蒂上没有走下富婆,只走下一个包得严严实实活像个木乃伊一样的.....人?

  “你...哈...ha...”从绷带中传出了一声沙哑的招呼。

  她缓缓伸出双手,像是要和我问好。

  带着微笑握住了那双手——像一块坚冰一般,既没有女孩子的柔软,也没有那种肌肤接触传来的温度,如同死人一般。

  然而事实证明,有些人活着会比死人更加吓人。

  第一次见到所谓的“脸上受过伤”,是因为她在过道被人撞掉了口罩。

  你知道裂口女吗,或者《变鬼3》里面的女鬼?

  我无法再一次形容那种伤口,像是...不规则的肉块。

  那一天尖叫声传遍了整个教学楼。自打那之后,她就再也不敢自己一个人出去。

  不止是为了自己,也同时是为了那些被她吓到的人。

  虽然状况这么恶劣,但作为工作,我还是想把它做好。

  所以我经常去图书馆看一些关于心理疏导的书,这当然也花费了我很多时间。

  很多很多的时间,多到足以减少睡眠。

  即便如此,我也不愿意听到摇篮曲。

  像是被摇篮曲折磨了整整百年。

  如果孙悟空被压在五指山下的五百年里天天有人唱摇篮曲,我想可能就没有西游记了。

  惧怕到听到摇篮曲就想到她“硬核”的嗓音,想到这个就想到那张脸。

  仿佛陷入死循环。

  为了彻底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我得和她好好谈谈。

  如果是因为事故而导致应激,就慢慢让她释怀,慢慢开导。

  当然还有一种一劳永逸的方法,但我不想去尝试。

  【三】

  今天我把她拉到了自习室,她并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换做是我也不会希望这副样子被很多人看见。

  根据这段时间跟她的接触,我把问题都记在了纸条上,希望能够疏通她的问题。

  为了能够流畅沟通,我还是备着一本笔记本。

  如我所想,她在午餐时间偷偷溜了出来,裹得严严实实。

  “你好,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

  “还...好”

  言语和笔在纸张上滑动的声音显得单调。

  我打开mp3,里面放着前几年很火的一个小女孩的歌。

  清澈空灵,可惜好像就火了一会儿。

  “我想帮助你。”

  “嗯”

  “你能跟我说一下情况吗?大致的也可以。”

  我指了指那狰狞伤口所在的位置。

  她感受到了我的目光,愣了一会儿,垂下头。

  “音乐,我不喜欢。”

  这回换我愣住了,但还是关了mp3,这下气氛反而更加沉默了。

  还好几分钟之后,她继续了话题。

  “火灾。”

  歪歪扭扭的两个字,但是花了太大的力气,指节都微微泛白,字刻在了下一页上。

  “真是遗憾...”我盯着她另外半张脸,如同天使与恶魔一般截然不同,“不过伤痛也会让一个人更加伟大。”

  罗列了几个身残志坚的伟人,反而不知道话题继续下去。

  说实话,有点不知所措。

  “我知道你们讨厌我。”

  “诶?”就在这时,少女仿佛是平静了下来。

  “我也讨厌这副样子,有时候想要不然还是死了算了。”

  “别说这样的话,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你没见识过呢”看着那失了聚焦的双眼,我焦急劝阻着,开玩笑,这可不是好事儿。

  “那你喜欢我吗?”她努力想笑,但只能扯出一个诡异的样子。

  “喜欢也是一种美好的事情,你能让我看见吗?或者说,你如果不讨厌我的话。”

  少女把裹在身上的衣服褪去了一件。

  “门也锁了,会发生什么没有人知道。”

  “别...”我制止了女孩儿的举动,“这样不对。”

  “你看,你也是骗子。”

  少女的情绪逐渐不稳定。

  “你们!都是骗子!”她拿起水笔狠狠地向我戳过来。

  险险躲过之后,我抓住了她的手,用了相当大的力气把笔夺了过来。

  口罩也被带掉,拿着笔的恐怖样貌真的有点《变鬼3》的味道。

  “够了!你需要冷静。”我喝止了她进一步的伤害行为。

  摔门而去的那一刻我知道,我失败了。

  【四】

  如果那次我成功了,如果我作出了更好的选择,故事会更好吗。

  不,现实会更好吗。

  随后的一周,我再也没有看见过她。

  因为她本身的原因,并不住在宿舍,我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她。

  但是再这样失踪下去......被班主任叫去呵斥了一顿之后,我想得做些什么了。

  她的名字......说实话有点印象。

  虽然说这种既视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但真的有点熟悉。

  我不相信巧合,但是也不排斥它的发生。

  打开手机搜索了一下,跳出来的都是些无用的信息。

  等等...现在玛莎拉蒂这么不值钱的吗?明明觉得像是富商之女这种设 定。

  说起来...小时候也有个同学特别有钱。

  小时候...同学...

  我恍然大悟。

  【五】

  “你长大了之后会娶我吗?”

  小女孩眨着大眼睛说到。

  “会呀会呀,会结婚,像爸爸妈妈那样。”

  小男孩儿拍拍胸膛这么承诺。

  “啪”幼儿园阿姨拍了拍小男孩的头,“瞎说什么呢,你们还小都不懂。”

  “嘁......”小男孩一边揉着被拍疼的天灵盖一边呢喃着,“肯定会娶的。”

  然而喜欢也是一种难以被定义的事,自从知道小女孩儿家里特别有钱,搬了家之后,这段哭笑不得的“初恋”就草草结束了。

  “婷婷”只记得这样的一个小名,被放置在记忆的深处,如今被翻找而出。

  幼儿园如今已经成为废墟,我下意识往那里赶过去。

  然而找遍了,等到夕阳西下,仍旧是一无所获。

  有一种...旷日持久的颓然,但时间已经不多了。

  回到学校,还是不得已去找了班主任,但没有想象中的失望,班主任给了一个地址,那片好像是别墅区,似乎是婷婷之前的住所。

  对啊,这才是最应该去的地方,从什么地方受到的创伤,就在哪里治愈。

  【六】

  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毕竟旅途总是疲惫的。

  不过这里也是废墟一片...说来也是,火灾之后,应该剩不下什么了吧。

  现在反而有点为少女的身体状况而担心了。

  找得到吃的吗?睡哪里?这些问题在脑海中接连浮现。

  及时掐灭这些想法,还是继续往前。少一分,就少一点希望。

  但是当我走到废墟的时候,她就在那里坐着。

  像是百无聊赖那般。

  仿佛看到我的到来,她抬了抬眼,随即又不动了。

  “来了?”没看到她动嘴,声音却从什么地方传出来。

  那是不同于沙哑嗓音的空灵。

  “我等你很久啦,不知道现在你是不是已经把我忘了,但是如果再见到你,肯定会把我记起来的吧!因为我这么可爱,而且你也说过要娶我的!”

  我想要靠近,但却被她制止了。

  “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呢,最近我给你写了一首歌哦,传到网上也有很多人听呢,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到诶。”

  “我..听到了。”情感在冲击着,扭曲了原本正常的语调。

  “我想了好多好多,和你再一次遇见的时候,一定要我先打招呼!嘿嘿嘿,然后我就突然诱惑你,看看你有没有变坏!如果没有变坏还要继续喜欢你~如果变坏了那就不要你了!除非...我是说除非!你来追我。”

  记忆在重叠,那些不可理喻的举动一下子有了说法。

  “啊...好希望时间不要改变一切呢,小时候因为和你玩到太晚害你被叔叔阿姨打了,不知道现在叔叔阿姨还会不会打你诶!”

  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好想...和你...在一起。”

  她抬起头,左眼滑过泪痕,用极其嘶哑的嗓音说到。

  随后她又复述了几遍,一声高过一声。

  如果这算是告白,一定是最为特别的。

  废墟,残疾,记忆和现实,青梅竹马...人生如戏。

  我想起了她那首歌。

  突然,她奔跑着,向废墟的深处。

  我紧追而去。

  【七】

  她在楼梯前停驻,看了我一眼,走了下去。

  靠着手机自带手电筒的光,她下到了地下室——这里唯一一个没有被火灾波及到的地方。

  我环顾四周,除了发黑的墙壁,里面空无一物。

  黑暗总是让人紧张,何况是只有两人。

  为了缓解紧张,我提问了。

  “这里是...?”

  “这里...是我被救下来的地方”她扯掉口罩,露出从脖颈到脸颊的可怖伤口。

  “不要害怕,好吗?”她一字一句地说着。

  “一年半以前,这里发生了火灾。”她停顿了一下,像是要缓一缓,“死了两个人。”

  “什么?”我突然感到浑身一阵震颤。

  “我爸爸和妈妈,死了,我,活下来了。”她看着我,紧攥着双手。

  “是那些觊觎我们家财富的亲戚们下的手。”

  “爸爸被枪杀,妈妈被打断了双腿,而我被迷晕。”

  “然后就燃起了大火,妈妈知道逃不出去,撬开了地下室的门,用身体挡住门,一边唱摇篮曲一边死去。”

  她开始哽咽。

  “多痛苦啊,在意识模糊的时候只记得这么几句摇篮曲,还很安心。但是醒来后双亲都不在了,自己也重度烧伤,成了废人。”

  说到一半,她实在撑不下去,换成了白纸。

  “有时候我想报复,但是那些亲戚知道之后,无时无刻不想把我杀死,我也只能装得百依百顺,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了。”

  “我看小说,我看电视,但那些都没有我亲身经历的事情更像戏剧,不可捉摸。在火焰里重生的是凤凰,但我却被火焰所伤。我做不成凤凰,只能变成烤乳鸽。”

  “我已经...失去了所有希望。”

  我迟疑了一会儿,拥抱了她。

  像是带着三分怜悯,七分惋惜。

  “所以,我要自私这最后一回。”

  从楼梯处传来的微弱的光,转而有了热,光也变得炙热。

  “你一定想不到吧,你的班主任也想分这一杯羹。你遇到我不是巧合,来这里也不是巧合。”

  她大笑着流泪,转而歇斯底里。

  “和我在一起吧,让那些人得到他们想得到的,而我想要的只有你!”

  大惊失色之下慌忙寻找出路,却被防狼电击器电晕。

  失去意识前,仿佛听到了摇篮曲。

  我想,故事就到此结束了,明天的报纸一定会把我的死相报道出来。

  “骗您的,报复你一下。”

  少女却这么说着,唱着摇篮曲把失去意识的男子背到了墙角。

  轻轻一按,一个小通道就出现在眼前。

  把什么东西塞到男子手中之后,把男子送到远处,女孩擦了擦眼角的泪。

  “bye”

  【八】

  醒来后是陌生的洁白墙壁。

  这起火灾被作为意外处理,现场发现一具女尸。

  听说从我手里的U盘得到了一起惊天谋杀案的线索,于是不久后我就换了班主任。

  再拿到U盘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

  对于她的死亡我毫不意外,相反,活着才是最为痛苦的事情。

  但我还是痛苦了整整三天。

  对于所谓的线索有些好奇,还是插上了U盘。

  在文件夹里有两个文件,一个是作为线索的监控视频以及录音。

  另外一个,是mp3文件。

  点开之后,是5秒的沉默,随后,是一首歌。

  “Lul-la-lul-la-by

  Hush my baby and do not cry

  In your cradle now you swing

  until you sleep

  I'll softly sing

  Lul-la-lul-la-by”

  是,摇篮曲。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