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葱情结的优美散文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8-11-28 03:01 阅读:

  秋高气爽,又到了储秋菜的季节。单位搞福利,分秋菜已成为遥远的故事。成麻袋往家鼓捣白菜、土豆或挖窖储菜也已变成历史,如今实行多少买点儿,点缀而已,因为即便严冬,菜市场里各种蔬菜也应有尽有,没必要过多储存。然而大葱则属例外,即便最不愿储秋菜的人家,也得买捆大葱,究其原因,可能有三方面因素:一则丢不掉北方人入秋储菜的老习惯,借此机会寻觅旧日感觉,满足心理需要。二则为吃着方便,做菜少不得大葱调味,终不能为点儿葱花儿天天去菜市场。另外,大葱存放方便,不怕冻,放哪都行。纵观如今北方人家,别的秋菜可以不买,大葱却不能不备。

  大葱虽算不上生活必须品,但是缺葱则食不甘味,此为众多关东汉子共同的体会。有葱酱咸菜就能下饭,这习惯亦有星火燎原之势,佐证之一便是高级饭店也有“蘸酱菜”这道名肴,以备客人不时之需。虽然也有人不喜欢大葱的荤气,但做菜却少不得葱花儿调味。另外葱爆羊肉、葱爆鸡蛋、葱油海参……诸多上讲究的名菜,都离不开大葱这个重要角色。有诗为证:“指纤腰细影娉婷,身贱心高未可轻,何惧赴汤成碎末,不辞投釜斗膻腥,性情难改辛而辣,风令堪称白且清,调入佳肴凭品味,有香如故慰平生。有名人专门写诗《咏大葱》,可见大家对葱的偏爱。

  大葱的生命力特强,在众多蔬菜中堪称魁首。冬天零下几十度,什么菜都耐不得这般严寒,唯独大葱例外。即便在地里冻上一冬天,开春返青最早的就是大葱,春风一吹,它就忙不迭的钻出绿叶来,羊角葱是最先上市的大地蔬菜。秋风响起,准备秋菜首先会想到大葱,把大葱买回来略晒几日,再结成一扎一扎的悬吊起来,这时的大葱虽外皮枯了,可内心仍新鲜碧绿,能伴随主人度过漫漫冬日,哪家餐桌上离得了大葱?

  与大葱的感情可谓由来已久:上小学四年级,正值三年自然灾害,一次学校组织去农业社劳动,事先说好自带干粮,人家负责做菜,并声言敞开供应,能让吃饱,这消息够诱人的了,因为那年月总觉得吃不饱。一上午的劳动大家十分卖力,为的是要对得起人家的菜。中午在地头掏出自带的窝头,专等端菜上来,望穿秋水,才见几位社员送菜来了:几桶葱花儿酱油清汤,一盆大酱,几捆扒好的小葱,也是饥不择食;抓把小葱,抹一下大酱,像老牛吃草般塞进嘴里,再喝口清汤,咬一小口窝头……直吃得天昏地暗。原来葱也能填饱肚子,这一生活经历,给人留下了挥之不去的记忆。

  打小吃饭就少不得大葱,直至今日吃过了煎炒烹炸、生猛海鲜,总还是觉得大葱蘸酱最有滋味。几日不吃便犹如鲁智深没了酒肉。一部《水浒传》让梁山英雄喝得酒气熏天,只是没说众好汉吃些什么,在此想提请施耐庵老先生注意:煎饼卷大葱可是山东人的主食,拳打镇关西、醉打蒋门神,凭籍了多少大葱气力?《水浒传》里没有提及,是否应该补上一笔?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