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投注算加时吗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七夕曾经邂逅你散文

bet007hjc澳门黄金城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8-13 15:00 阅读:

  又是一年的酷暑、又是一年的七夕,想起那年邂逅的你。

  走进七月,就走进我的生日,生日过后恰逢是七夕。那年脑子犯了抽,把自己演绎成悲情人物,硬说七月生人是性情中人:有夏日的灼热,更兼七夕的殇情。固执地将生日合并到七夕那天。

  七夕,约好朋友们到荷花池、做一场野外生日聚会,故意穿了一身白纱衣裤,慵懒的挽起黑发,一缕染成绚丽紫色的头发垂在额头。朋友说像被法海镇住魂魄的白娘子,我用鼻子哼他懂什么,“女生初一、男占十五”,这都是不凡的宿命,朋友假装诚惶诚恐的请罪,问娘娘有什么旨意,我便在朋友们的欢声中惺惺作态,说赏你给本宫摘一支荷叶来,朋友也假装“喳”了一声的应诺。

  瞬间,仿佛开了锅的热闹,我们团坐一起,坐垫上美食陈列、酒杯交错,喧嚷声划破荷花的恬静,荡漾起一池涟漪。

  那天是七夕,我推迟了生日,与七夕同举杯,有种怅然若失拥堵心间,一股莫名的感伤,唯有一杯、一杯地畅饮来舒展不快。朋友们亦喝地放浪形骸,胡言乱喊只愿今朝酒醉荷处,醉了毋须寻归路。

  看着他们,我只懂得傻傻地笑,眼睛却湿润了。

  我避开朋友们,独自走到池塘边,在地上捡起一支枯树枝,没有目的的搅动池水,用来驱散心中的悲泣。荷叶下一只小鱼,悠然自得地游来,多想像它没有烦恼,即使有也不会超出七秒的记忆。

  我在沉思中,一支荷叶伸到我的面前,你带着太阳的味道,犹如阿波罗从天而降。我戏谑地问,是上帝派你来拯救我的吗。你露出一排白森森的牙齿和好看的笑容,说: “生日快乐!”

  我笑了,迎接你披着阳光的身影。远处朋友们还在嬉闹,早把我丢到天边,无人理会我是否存在。

  你,就像带领一只迷失的羔羊,领着我走过荷花池的高岗,在一片绿草簇拥的帐篷前。铺开一张五彩的地垫请我坐在上面。你又拿出一把吉他,距离我不远处也坐下独自弹唱。略微沙哑的歌喉,唱出送给我心爱的姑娘,为她驱散心中的惆怅。

  微醉的我擎着一支荷叶,与陌生的你就这样对视,空旷的草地只有帐篷相依。

  忽然觉得是在梦里,编织一场没有彩排过的相遇。而你又是那么真实,你放下吉他不再弹唱,走到我身边坐下,拿过我擎在手里的荷叶,掐断根茎、把蔫了的叶子戴在我头上,又从身边摘下一朵黄色的小花,夹在我的耳畔。做完这些你自己满意的笑,笑容里充满温情和自负。然后放肆的打量我,犹如看一件装扮过的物品。

  我木讷的坐着,除去眼眸中的光芒,仿佛真是一件瓷器,端庄淑良。

  你转开看我的眼神,双手抱头躺倒在地垫上,眼睛望着天空,嘴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支青草叶,饶有味道的咀嚼着。

  被你可笑的模样逗笑,我放开心里的郁结。问你是来自哪个洞府的妖孽。你停止咀嚼草叶,说妖孽!是天神!说完又放纵地狂笑。

  大概被你感染,我清除了对你的陌生,一起谈天谈地、说我说你。你说你大学美术系毕业,你的理想就是游历。一顶帐篷、一本画夹、一支笔,将最美的尽收在眼底。你说着跃起身来,去帐篷边拿过那把弹动我心弦的吉他,双手送到我面前,说让它以后伴随我,在不开心的时候、谈一首开心的歌。

  落日已将草地染成红色,满载活力的你、在我的注视下收起帐篷,你说你即将启程,冥冥之中逗留此处,就是为和我相逢。你说走过黑山绿水,只在此间等待七夕。也只是期待一个美丽的错过,你潇洒地背起行囊,在余辉里和我挥手,就此不再转身。

  草地上留下微醺的我,还有那把能弹出心曲的吉他。岗上朋友们的叫喊声撕破红霞的美景,涂抹掉你渐行渐远的黑影。那年的七夕,你来了、又走了!

  清晨推开窗,一只喜鹊登在枝头独唱,又是一年的七夕将至。

  于是,又想起你。与我爱的人谈一场没有结局的恋爱;和爱我的人美满幸福的度过一生。这就是七夕,你送我的吉他神曲。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