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来娱乐官网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夫妻海棠散文

银河娱乐场163356bet官网网址多少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6-27 00:00 阅读:

  吃罢晚饭,我发现窗台多了一盆花,红嫩的花瓣在翠绿娇小的叶片中格外鲜艳,我走近些,仔细一看,这盆花最大的特点就是花朵一对对的相依着开放。那宛如相互拥抱的样子,让人感到有一种同命相依的触动,在心绪里迅速蔓延开来。

  妻子看我对这盆花格外有兴趣就问我,说:“这盆花好不好看?”

  我急忙反问道:“这花叫什么名字呀?”

  “夫妻海棠。”妻子笑着说。

  我双手端起小巧精致的白瓷花盆,专心地欣赏着,心生爱慕,情不自禁地说:“花好,花名更好,富有诗意。”

  “你知道,这盆花是谁给的吗?”

  我知道妻子是在考我,因为她朋友很多,我家二十多盆花都是她的那些好朋友送的,我怎么能知道是哪一位送的呢?只要花好看,我只管欣赏,从来不过问花是谁送的?

  妻子见我一心用在夫妻海棠上,没有回答她,上前从我手里接过花盆,说:“是咱们的新房户送的。”

  “不是说好,房子空着不找房户了吗?”我不理解地问。

  妻子见我有些不高兴,就堆着笑脸,说:“说是说,可万一房子内的水管冻了怎么办?再说这家房户人很好。”

  “什么人呀?”妻子已经先斩后奏了,我只好问问房户的情况。

  “一对七十岁的老夫妻,你别看他们年纪大……”

  妻子的话还没说完,我一挥手,大声地责怪地说:“你呀,是不是糊涂了。那么大年纪的人,你也敢出租,万一出点事怎么办?”

  妻子见我发火了,将夫妻海棠放在窗台上,委屈着脸走到一边去了。

  刚才被夫妻海棠带来的好心情,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看着红嫩的花瓣,心想这是两个什么样的老人呢?

  第二天,我吃过早饭之后就来到老房子处,想看看新房户的情况。

  破旧的大门在里边挂上了,我熟练地将当初我做的铁锁链从铁环上拿了下来,大门轻轻地开了。

  满院子的积雪已经被打扫起来了,一个用辣椒做红鼻子,用黑石子做双眼,戴着绿色小帽子的雪人站在屋檐下,举着右手翘着嘴角在朝我微笑。十多个黄色的朔料谷穗插在摞起来的白雪墙上,在晨风的吹拂下,向我一次又一次弯着腰,五颜六色的胶纸拉花缠绕在当院内墙的四周,几串火红的冰糖葫芦插在一个用木架子做成的草把子上。

  这哪里是我的老房子当院呢?这简直就是个童话世界。

  这怎么是两个七十岁老人住的院子呢?

  就在我呆立在原地,看着这个耳目一新的环境,心里疑问重重的时候。屋门开了,一个戴着灰色鸭舌帽的小个子老头,手里端着铁盆出来了。

  “爷们,你找谁?”老头边将铁盆里的一串串泛着糖香,带着糖丝的糖葫芦插在草把子上,一边问我。

  “我是这房子的房东。”我自报家门。

  “呵呵呵,爷们的样子就像房东呀,富态。来吃一串糖葫芦。”老头笑呵呵地递给我一串糖葫芦。

  我婉言谢绝了。

  老头笑了笑,将手中的那串糖葫芦插在草把子上,掀开厚厚的门帘子,将我让到屋里去。

  一个身穿绿底小红花棉袄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推开里屋门,问道:“老头子,你和谁说话呢?”

  “谁?咱家的贵客,老伴呀,我给你介绍你就认识了。”说完,老头子麻利地将空铁盆放在地上。

  我坐在用粉色棉被铺盖的炕边,环视着屋内。这才十多天的时间,原来破旧的室内焕然一新。原本被上一个房户弄得脏兮兮的顶棚和墙壁,早已被蓝色波浪花纹的朔料布代替了,对着屋门的墙上还张贴着十大元帅年画,电视机旁放着一盆和我家一样的开着红色花瓣的夫妻海棠。最让我惊奇的是老太太如霜的鬓角上竟然斜插着一朵红艳的玫瑰花,我仔细看过是真的玫瑰花。

  老太太见我盯着她头顶的那朵玫瑰花,一伸手将花拔了下来,笑着说:“你看的是这个吧,它是我老头子昨天从花店给我买来的。呵呵,你闻闻还有香气呢。”说着,老太太将花送到我的鼻子旁。

  “房东姓张,对吧?”老头子将一杯茶水端到我面前。

  “大叔,你以后就管我叫小张好了。”

  “老头子,咱们的房东真精神,我一眼就相中了。”老太太开心地笑着。

  “小张呀,你别和你大婶一般见识,她就这样爱开玩笑的人,那花是我昨天卖糖葫芦在一家酒店门前捡的,我哪有钱到花店给她买鲜花呀!”老头子边给自己倒了被茶水边说。

  “你个臭老头子,我就当你在花店给我买的怎么了?”老太太娇里娇气地埋怨着说。

  我看着两个老人挺有意思,就笑着说:“没想到我家的破屋被你们收拾得像洞房。”

  老太太边将玫瑰花插回到鬓角处,边扭着脸对我说:“真让你说对了,这个屋真是洞房。”

  “你们是......”我不好意思说是二婚。

  “小张,不瞒你说我们才结婚三天。”老头幸福地说着。

  也就是说,我一周没回家,他们二位是在我家这个屋里拜堂成婚了。

  “什么结婚?就是结伴过日子,呵呵。你还有脸说结婚。你给我买金项链、金耳环、金戒指了吗?你用轿车娶我了吗?”也许老头子说结婚刺激老太太了,老太太板着脸数叨着。

  老头子一听老太太这样说,刚才的高兴劲没有了,像霜打的茄子蔫了,低着头抽起烟来。

  “我说不许你在这屋里抽烟,你忘了吗?”老太太上前要抢老头手里冒着烟的烟卷。

  老头将冒着火星的烟头在鞋底按灭了,看着老太太笑了笑,说:“对不起,对不起。”说完,他开开屋门放着烟气。

  我看老头子妻管严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老头看着我,双手拽着老太太的手臂,说:“你别闹了,小张会笑话我的。”

  “哼,你再在屋里抽烟,就别进这个屋,和你孙子过去吧。”老太太气势汹汹地说。

  “放心,放心。我不会再抽了。”老头子满脸赔笑地说着,然后转向我,“小张,你有事没有呀?没事我该卖糖葫芦去了。让你尝尝我的手艺,你还不给面子,我蘸出来的糖葫芦不但干净还香甜脆。”

  看着这一对可爱可乐的老人,我还有什么事情呀!

  我赶紧说:“大叔,你忙你的,我也该走了,你们千万要注意防火。”

  “你这就放心吧,你刚才也看到你大婶母老虎的样子,把我看得巴巴紧呢。”说完,老头就开始穿大衣了。

  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我没有急于离开,等老头子走了以后,我开始了解他们的详情。

  老太太也许看出我的意图,也许想把内心的事情向人倾诉,当我问道她和老头是如何相识的话题后,她滔滔不绝地诉说起来。

  老太太今年七十岁名字叫兰淑珍,二十年丈夫死于车祸,有一个女儿家在山东,老太太不愿意给女儿家添麻烦,三年前到了市区的夕阳红养老所居住。老头子名叫刘贵田,今年七十一,三十年前妻子因病而亡,有个儿子在大连打工,刘贵田和已经成家的孙子刘宝成一起生活,刘贵田在工地打了十多年的工,积攒了几万块钱,可是刘宝成好吃懒做成性,总朝刘贵田要钱。三年前,刘贵田一气之下也到了市区的夕阳红养老院居住。兰淑珍和刘贵田在夕阳红养老院日久生情产生爱意,二人在市区租个房子结伴生活起来。可是好景不长,刘宝成得知刘贵田和兰淑珍在一起生活,就找到兰淑珍,说兰淑珍勾引刘贵田骗刘贵田的钱财,不知底细的兰淑珍不问青红皂白一气之下又回到了夕阳红养老院,刘贵田怎么解释也无济于事。刘贵田为此大病一场,刘贵田儿子听说此事,将刘宝成大骂了一顿并将刘贵田接到大连去住。可是,刘贵田得了相思病,整日无精打采,无奈之下,刘贵田的儿子只好求人说情,说服兰淑珍与刘贵田一起生活。

  性格耿直烈性的兰淑珍提出两个条件:刘贵田和兰淑珍独立生活,不许刘家人干扰他们的生活,不许刘贵田在她面前抽烟。

  刘家全部答应了兰淑珍的条件后,兰淑珍和刘贵田找到我家的房子,能工巧匠的刘贵田在青春永驻的兰淑珍指点下,从市区找来一些废旧物品装饰成了今天这样的幸福家园。

  听完这两位老人的爱情故事,我为她们浪漫生活的情趣而感动,我为她们独立生活的精神品格而起敬,我为她们幸福快乐的明天而祝福。

  回家的路上,那盆开着红色花瓣的夫妻海棠已经盛开在我的心灵之上,释放着清新浓郁的花香。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