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pswww.xf636.com中福在线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6-12 15:02 阅读:

作弊,是一把破破烂烂的伞,挡得住倾盆大雨,却挡不住牛毛细雨。作弊,是甜滋滋的话梅,但化入口舌却是酸溜溜的;作弊,是一场皮影戏,指挥的人以为天衣无缝却早已破绽百出。一看到“作弊”这个词眼,我不由得想起那场对我来说重要无比的考试——

“叮铃铃”考试的奏鸣萦绕在我的耳畔。我时而“山重水复疑无路”时而“柳暗花明又一村”,时而“横看成岭侧成峰”时而“远近高低各不同”。我正在过五关斩六将,突然,我的手肘被左边的一指禅猛地一戳,我不由的身体一震,一个激灵,不耐烦的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熟的红透的大柿子。

她好看的眉头如同一团疙瘩紧紧扭在一起,两颊闪出红晕,如晚霞火烧云。一脸窘困的样子,那眼睛里急的就差喷出火焰,修长的纤纤玉手轻抚洁净的卷面,停在一道填空题上,赛一只白蝴蝶停在白布上。她的X光线在我身上上上下下扫动。

我愣住了,望着边上的这个如同做错事般如同小儿的小女孩,我要帮他作弊!一面是良心的谴责,一面又是彩虹般的友谊,如果案发时,警察猛的抬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们两个小偷免不了去监狱走一走。可是如果不帮她作弊,那我们的塑料花姐妹的友谊就得一刀两断,要不要帮她?

我又一抬头,正好对上她炽热急切的目光,我尴尬至极,她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