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控部门网络有审核吗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关于萤火虫的优美散文

菲律宾sunbet管理ag平台bet36体育在线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6-12 06:00 阅读:

  关于萤火虫的优美散文:萤火虫

  萤火虫大致在夏末秋初出现,这是东北一年中最好的季节。每当“鸡栖于埘,日之夕矣,”一天的燥热便渐渐消散。在乡村,晚饭过后,撮条马扎坐在院落的月影里,摇一把纸扇或纸板,遥看银河,有一句没一句的谈天说地,品古论今,即便没有微风,心里也沁着淡淡的凉意,烦恼便没了着落,似乎寻常的凡夫俗子也成了仙人。

  恍惚间,在身边幽深空旷的寂静里,时而会若隐若现,若明若暗地飘来一只或几只萤火虫,夏夜立刻神了起来,有如静置在昏暗墙角的竖琴被双隐形的纤手拨出了悠扬的琴音,枕边淡粉的日记扉页被甜蜜的煎熬写上了思念,人久违的童心也从远方归来,困意便飘到了院外不知名的所在。

  “轻罗小扇扑流萤”,萤火虫是最好捉的,它飞得缓慢,似乎带着醉意,东拐西撞的不走直线,对人也无戒心。人对它也只是喜爱,即便偶发童心,捉住了也不加伤害。间或儿童把它放进了葱叶,玩腻了,便任它爬出,仍留在那里的,天一亮,便了然无趣了。

  童心是清如水的。那时我家下放农村,家里不惟是贫困,大人最难熬的更是心的创痛。而我则不然,七八岁的年纪还不知何为人生,玩心正盛,拎着由萤火虫点亮的葱叶小灯,便仿佛拎着根魔杖,或阿拉丁的神灯,跑着,跳着……

  那时觉得,天上的星星就是地上飞去的小小萤火虫,而地上的萤火虫就是天上落下来的星星。在历经坎坷后才知道,人都想成为高高挂在天上的星星,而绝大多数却难免成了地上的萤火虫!

  可即便成了一只萤火虫,若能用自己微薄的光,照亮周围的小小空间,不也是一种幸福么?

  放在手心里的萤火虫看起来即善良又孱弱,当读过法布尔先生所写的《昆虫物语》后,才知道小小的萤火虫竟是个猎手。它东拐西撞的目的,一是寻觅配偶,二是寻觅蜗牛。每当觅到合适的蜗牛,萤火虫就会用倒勾着的针状嘴快速地向蜗牛的体内注入一种毒素,不久,蜗牛就会中毒死亡,腐烂成“粥”后,就可任其开心地享用了。

  最会赏玩萤火虫的莫过于隋炀帝了,炀帝曾于暗夜酒酣耳热之时,在山谷里同时释放成千上万只萤火虫,可以想象此时万点萤火与天上的繁星交相辉映会是怎样的奇观。炀帝也算是比较有灵性的皇帝了,如其不穷兵黩武和穷奢极欲,单凭修建大运河沟通了南北漕运,使神州“至今千里赖清波”就可以万古流芳了,也不会被李商隐讥讽“至今腐草无萤火”。可见万事万物多有其双重性,不能一概而论。

  古诗文中涉及萤火虫的并不多,即便涉及了也似荧光般微弱的一闪。最早出现的,可能是诗经里的名篇“东山”中“町疃鹿场,熠耀宵行”的诗句了,“宵行”就是萤火虫。诗中讲的是身心疲惫的征夫思乡的情结:那破旧的草房,不远处不时传来呦呦鹿鸣,院落里偶尔有着萤火虫在闪烁——这样的故乡能不使前途未卜的将士们产生“伊可怀也”的思念之情么?

  童年时梦想着进城住高楼大厦,可人到中年,倒念起似乎很遥远的故乡,仿佛夏末枝头摇曳的树叶在风雨中梦着秋的叶落归根。于是爱人说:“等将来到农村买所房子,院里铺条青石板小路,两旁栽着虞美人之类的花草或种上西红柿之类的果蔬,再养点家禽,闲来无事也可‘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了。”我知道,她这是受了叶芝的“我就要动身了,去茵纳斯弗利岛,搭起一个小屋子,筑起泥巴房;支起九行云豆架,一排蜜蜂巢,独个儿坐着,荫阴下听蜂群歌唱”诗意的影响。而我却比较现实:“那得衣食无忧,像我们这样碌碌无为,整天忙碌在喧嚣的城市里讨生活的人,凭什么去作‘归去来兮辞’呢?”可爱人到挺乐观:“你也太消极了,慢慢积攒点储蓄,也并非单纯为了享受,就这么点返璞归真的要求也不难实现呀!况且,想想总算可以吧?”

  关于萤火虫的优美散文:萤火虫

  在这安谧的宁夏里,萤火虫在丛林中漫天飞舞,那点点闪光,好像星空中的繁星。那淤泥水潭交杂的小路上,那安逸的小院里,那闭目的野花里,遍布了萤火虫的足迹,如果不小心打扰它,它只得在空中起舞,跳动着夏季的探伐。

  那丛林中微亮的绿光,似乎全世界都褪去了颜色,成了今晚单调的霓虹灯。在田野里穿梭,眺望着无边无垠的丛林,发现萤火虫在这幽暗的天空中漫天飞舞,它们与清风一起共舞,丛林中蝉鸣,将作为今晚的圆舞曲,这安逸的夜晚是萤火虫的国度。

  在幽暗的树林中传来一阵阵凉风,使得萤火虫们被这凉风愚弄,但他们没有放弃,他们的梦想的飞向更遥远的天堂,飞向属于他们的天国。

  当余晖悄悄升起把光亮照耀在这片土地时,小萤火虫们累了,他们飘了一夜,于是躲在丛林的花瓣里,静静地沉睡了。

  关于萤火虫的优美散文:萤火虫

  我对萤火虫的记忆特别深刻。

  九岁时,在村寨度过的无聊夜晚,常常是由三爷爷带着,去山林间扑捉萤火虫。麻布兜是爷爷亲手制作的。走在山林中,在嫩绿草丛上,飞来一双双光亮的小翅膀。这些微亮萤虫是黑夜送到人间的礼物。它们也是我童年时代最美丽的玩伴。

  三爷爷慈悲,捉到萤虫后,让我当心些,因为一会儿还要将它们放回山林去。要爱护一切生灵呀,三爷爷说。我们躲进漆黑的树林,将麻布口袋捏紧,萤火虫便在黑暗中开出一朵太阳花。我伸手进去抓,轻轻捏起一只,又俯下身去,把眼睛钻进手心眼里,去看那在掌心飞舞的小虫子。

  我怀念童年在农村时,与萤火虫共舞的夜晚。它们在天际间飞,在山谷里飞,在花丛中飞。飞过树杈。飞过石板路。飞过熟睡人家的窗台。它们是黑夜的精灵。我飞跑着,与它们一起游戏,快乐的笑声止不住回荡在空谷寂林,笑声也似飞起来了。

  玩累了,和爷爷席地坐下,头上冒着汗,呼哧带喘,相视而笑。萤火虫们悄悄飞近,围绕身畔;又飞远,落上树梢。不一会儿,山野是彻底沸腾了,冒着无数火星子。数以万计的萤虫离开大地,升向天宇极处。正以为它们要飞走呢,却又见它们缓缓落下。星星点点的萤虫在半空中推搡,挤挤攘攘撞在一处,光瞬间亮了许多倍。又四下分散裂开,光就成了零散的金沙。

  这还没完,萤火虫们奋力一搏,再升上来,升得更高更久。飘下来,升上去,循环往复。光明四面逼近。我浑身的毛孔暴张开来,战栗不已。手却是不敢触碰,生怕它们会经由我的手的触碰而碎掉,变作空中焰火熄灭的余烬。山野万籁俱寂,隐身着兽的踪影,蛙的鸣叫。一整个宇宙都惊诧起来,为这绝美的片刻而欢呼。

  而如今,这让人惊诧的景色还能上哪里去找?城市没有广阔山野,自然是没了这些肆意飞舞的萤火虫。城市的夜,被一盏盏锐利的日光灯、霓虹灯、车灯打破。荒芜白夜。不带生命性能的光线,它们的存在也只是单一的照明作用,并没有任何情感属性。而萤火虫的光亮,是带有生命的温度。有温度的光是可以取暖的。

  曾一夜夜,萤火虫没进山林,落在草头上,为我的童年点亮颜色。

赞助推荐